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nldzgl的博客

 
 
 

日志

 
 

大约是在唐朝  

2007-07-11 08:2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期间,一位中国记者急于雇请翻译,不曾想,从保安的岗位上走过来一位年轻人,他是现场唯一理解了记者的求助信号的人。记者问其是哪国人,年轻人说:韩国人。再问:你是怎么学会中国话的。答:我是移民。记者有些失望,文化交流的最高层次,也是最高时尚的形式,无疑是留学生。于是,记者平淡的问:是哪一年移民的?我相信,记者和我一样,对答案的心理期待是低调的。一个记者在异域他乡闻故音,一个移民在岛国一隅遇乡亲,除了家常寒暄,实在不要附着太多的期望,但是这位青年移民给出了另样的陈述:“九百年前,大约是在唐朝。”闻此,我的思绪顿时灿然沸腾。

九百年,对于一个以二十年为繁殖期的物种,是何等的漫长?如果那位最初的移民还携带了其它的物质远走他乡,历经千年沧桑,想必化作了纤尘,随风散播,最终融入了异国的土地,或言之,物质形态终归要湮没在时间浩浩荡荡的前进和冷酷的遗忘之中,但是生命却以另一种姿态证明自己的存在。

树枯朽了,种子持续不断地唱着绿色的歌;母亲死了,孩子们还在耕耘她身边的土地。生命的繁殖,是一个艰难而光荣的历程。语言呢?在异地他乡,在深远无垠的沧桑背景中,他的延续和代代传承,一定是悲壮的、坚韧的,充满了执著的激情与忠贞。

我根本无法描绘出那位可敬的先民的模样,但我分明透过几个世纪的烟云,看见一位精瘦干练的老者,多少个异国的节日之夜,他静守长夜,执着的等待属于故国的庆典,遥望着那一方圣地,用故国的语言,把悠悠几千年的历史和神话代代相传。他们像珍爱生命一般珍爱着自己的姓氏和语言,在母语的圣殿中,以代代移民深怀宗教情怀,直到千年之后,依然平静地用他报出了自己的姓氏。原来,我们在梦呓中也能随口说出的话语,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了近千年。

不由得想到一次与两位香港中学生相遇,只说了一句“你好”,再齐头并进便无法交流了。不得已他们用上了繁体中文,而我倍感屈辱地用简体中文与之对答。看了看两位纯真的少年,我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中国人的别扭和愤怒,但我终于用纯正的普通话结束了我们艰难的对话,我大声地说,是殖民文化造就了一代怪物。

绝对没有期待他们的回答,但我对语言有了切肤之痛的感觉。当年,上帝让他的子民说不同的语言,有效而迅速地阻止了巴比伦塔直入天堂;在今天,把东方大国的子民拥抱在自己的怀里,便只能是语言和它所承载的底蕴。可以说,语言是民族生命之树。

由是,我以宗教精神伺奉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