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nldzgl的博客

 
 
 

日志

 
 

新浪转的文章-对我的文章的读后感,有分量,嘿嘿  

2011-06-14 09:2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然是神,我是奴隶

         ――读《我为自然哭--“敬畏自然”论争的我感》


  hnldzgl朋友的文章《我为自然哭--“敬畏自然”论争的我感》,读后有些看法想说。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自己(即自然),我们的信念我们的意志我们的欲求我们的向往,还记得一个动画片中的台词,你不可以为娱乐而杀戮,只能为饥饿。这就是蕴含在自然法则中的伦理,我们还记得吗? 自然主宰着自然,我主宰着我。 我为自然哭,我为自己悲。”

  “自然主宰着自然,我主宰着我。”自然当然可以主宰自然,而我(即人)却无法主宰自己。古波斯人有这样一首诗:生活是棋盘,我们是棋子,命运是手,我们被拿捏着搏杀、冲击,走完了,再一一的归回棋盒里。别的先且不说,就说我们的生命从生到死,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衰竭、步入死亡,可是我们对此可有半点的能力阻拦吗?再来看看我们活着的这些过程吧,成长、学业、婚姻、传宗接代、赡养老人、再到自己变老,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一样,从生到死,谁也不例外。人类自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历史中,有谁能稍微的不一样呢?我们以为可以主宰的那些不过是按照原来设定的路线在前进罢了。

  自然是什么呢?是地球?宇宙?还是泛指除人以外的生物?或者是思想?学科?

  我以为的自然是一种有智慧的凌驾于一切有机体之上的一种意志。我们或许可以按照祖辈们流传的传说那样尊称它们是仙人。我们来看看我们自身吧,男女结合,然后精子与卵子交融,这样细微的东西,在母体里孕育十月以后,就成了一个发育健全的婴儿。这个婴儿还会继承、会得到遗传。我们常说天性,天性是指通过遗传带来的某些特质,那么天性又是怎样来的呢?真的就是十月怀胎里,婴儿自动吸收的东西,还是父母的特质留在了精子和卵子上呢?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天性的形成,遗传的完好传承本身不就是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吗?如果没有一对奇妙的手来设定这一切,为何大多数的婴儿都是经过十月怀胎分娩的呢?也许有朋友看到此会笑:医学早就解释得明明白白的事情,我怎么还在这里纠缠不清呢?

  是,瓜熟蒂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到了妇女怀孕十月不分娩那就是不正常的事情了。这是自然的事情,大自然就是这样规定的。就象我们经常说起的一个悖论一样,鸡生蛋,蛋又孵出小鸡,那么最初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呢?人类的出生也一样,最初有人的时候,是否也是经过十月怀孕而得呢?

  达尔文在《进化论》中说: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从猴子到猿人再到类人猿。这个论点我在第一次看到时就不相信。既然猴子可以进化成人,可后来那么多猴子怎么就没有进化成人呢?而且我们看书读报,看电视听广播也得知,猿是比猴子大得多的另一种生物,猴子所吃多为植物,而猿是杂食动物,非洲的黑猩猩饥饿时还袭击人。由此可见,猴子是猴子,猿是猿,猩猩是猩猩,人是人。生物只能在自体上进化,却不能变了种类,要想产生质的变化,靠量的积累还是不够的。如果真象达尔文所言,那么现在的人类远不止那么这个数了。

  如果人的产生也存在一个象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悖论,最初的人类来源也就是值得探寻的问题了。

  我国祖祖辈辈流传的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的故事。

  “古书记载,最初,天地混沌未开,像一个大鸡蛋,盘古就生在其中。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和地分开了,阳清之物上升为天(民间至今有蛋清上升为天之说),阴浊之物下沉为地(民间至今有蛋黄为地之说)。盘古在天和地的中间,一日变九次(“九”是虚数,意思是多),神奇超过天,能力超过地。天每日增高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盘古也一日长一丈。这样又过了一万八千年,天已经很高了,地已经很厚了,盘古身材也很长了。等到盘古死的时候,他的头化为了四岳,眼睛化为了太阳、月亮。身上的血液脂膏变成了江与海,身上的汗毛和头发变成了草木。秦汉时,民间传说,盘古的头为东岳,他的腹部是中岳,左臂是南岳,右臂为北岳,脚为西岳。先辈说,盘古哭泣的眼泪变成了江河,呼出的气是风,发出的声音是雷,眼中的瞳孔变成了电。又说,他高兴的时候是睛天,发怒的时候是阴天。还有的说,他的牙齿和骨头变成了金属和石头,精髓变成了珍珠和玉石,流的汗是滋润大地的雨水。寄生在他身上的各种小虫子,因感受到风吹,都变成了大地上的人。总之,宇宙即盘古,盘古即宇宙。

  女娲补天的神话紧接着在盘古开天地故事以后。《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风俗通义》,有女娲造人的故事。《说文》曰:“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古代传说中,伏羲、女娲兄妹曾入葫芦躲避创世时期的洪水,后来繁衍人类。凡此种种,都清楚说明一个女性头领,曾经领导人们走出宇宙混沌的洪荒时代,显然那是原始的母系氏族社会,正好和山顶洞文明所表现出的社会形态相当。《淮南子·天文篇》描写当时:“昔共工怒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从中也能够看出当时天地初始安排、灾难不已的情形。”

  同样的传说,在世界其他民族也有。太平洋上的瑙鲁岛有传说:最初宇宙中只有一个蜘蛛,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蚌,拾起来找不到一条缝。它轻轻敲打,发现里面是空的,念了一番咒语,勉强打开一条缝隙,蜘蛛钻了进去。里面狭小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也不能直立身子。后来它摸着两个蜗牛,请它们把蚌壳的缝开大些。把小蜗牛放在西边变成月亮。大蜗牛放在东边变成太阳,世界就有了光明。又抓住一个虫,从虫身上挤出一些汗水变成大海。最后蜘蛛把蚌壳上面一半高高举起,成为天空。脚下另一半蚌壳就是大地了。

  再来看看《圣经》第一章创世纪所记录的: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可兰经》是伊斯兰教的圣书,可兰经里也记载了真主创世纪造人的故事。

  暂且不论这些经书的真实性是否可靠,但是从每一个传说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的讯息。那就是,在远古时期,地球遇到了大洪水,洪水淹没了地球,人类遭遇了灭顶之灾,洪荒过后,世界一遍荒虞,大洪水的记忆通过人们的世代相传,最后变成文字被记载了下来。我想这个大洪水应该是确有其事的,不然为何在相隔遥远的各个民族里都有这样相似的记载呢?

  《圣经》上描述的诺亚方舟,在土耳齐的一座山顶上找到了,船的所停的位置、船的大小、长度、结构居然和《圣经》上记载的一样。这件事情曾在中央电视台第二套节目里有过报道。诺亚方舟的存在,有力的证明了远古那场大洪水的存在。同时也让上帝造人的这个说法成为科学家与神学家重新争论的问题。

  如果说,传说是有一定依据的,那么最初的生命之源,就是产生于一种意念之下,这种意念创造一个奇妙的构造,让生命依着规划好的布局进行遗传和繁衍,不管生命经过多少的复制,都必须遵从这种意念的规则,稍有逾越,就是死路一条!还回到人类经过十月孕育来说,十月怀胎是一个必然的完成的过程,超过十月或者不足十月,这个新的生命就有可能夭折。即便侥幸存活,也弱于其他足月生产的生命。如果说人类可以主宰自己,那么我们应该早就改变这种出生的方式了,因为我们的出生让母体痛苦不已,让新生儿恐惧不能适应,人出生时哪个不是哇哇大哭的呢?见过几个出生落地就好笑的?这样痛苦的记忆人人都体会过,可是几千几万年过去了,我们改变了人类的出生方式了吗?

  雪莱的诗中有:万物由于自然律,必融汇于一种精神。自然是有规律的,一年365天(闰年364天),一天24小时,白天和黑夜交替着出现,白天有太阳,晚上有月亮,让我们不至于在黑夜中难捱.一年有四季,分为春夏秋冬,我们在四季的轮换中享受着变化的新鲜不至于太单调.这样奇妙的自然,若无一对智慧的手在打理,怎么能这样恰到好处?
新中国在建国后,前后进行过几次大规模的人口普查,统计数据的结果值得深究.研究人员通过和古代的人口普查相比较后发现,每当男子出生率远远多于女性的时候,总是紧跟着就有战争发生.战争需要消耗大量的男性,而冥冥中似有主宰,早就安排好了对人员减少的补充准备,让男女比例不至于失衡.

  医学家也在对瘟疫的研究后发现,只要人类克服了一种疾病,立即就会有一种新的疾病随之产生,病毒的来源也总是让医者百思不得其解,它们往往来自于地球上最原始的地方,人际罕至,却莫名其妙的在某种疾病攻克后实时的补充进来。让疾病的总数总是维持在一个不变的量上。如此奇妙的契合,确实神秘。

  我们知道文字是和实物对应产生的,举一些浅显例子,男、女,这是实体,由此衍生的字和词组:爱情、婚姻、父亲、母亲、家庭、子女、衣食住行等等文字,都是真实存在的。在汉字中,神、鬼二字常常出现,一般说有这个字就有这个物,如果鬼神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如今的这一切作何解释呢?

  如今的现代科学似乎很先进,这个先进与否我以为还有待于探讨。人类发射了气象卫星去探测天意,我们好象是掌握了天意,可以知道明天下雨还是出太阳,是南风还是北风,这样的预测实际上祖先们无须借助卫星就已经能做到了。天意是那么容易掌握的吗?我们可以以为自己预报出了天气,可是对于大的地理变化、天气变化,为何我们的先进仪器不管用了呢?印度洋海啸死了那么多人,海底已经是天翻地覆,那么大的力量冲击着海面,仪器测出来了吗?麦沙飓风,把新奥尔良变得面目全非,美国号称第一霸主,拥有最先进的科学仪器,可是先进的科学同样在自然面前无能为力。江西地震,地层断裂引起的震动够强烈吧,可是哪台先进的仪器能预先知晓呢?

  俗话说:天高莫要测,真的是一点不过分。我们或许能知道明天下雨不下雨,出不出太阳,可是巨大的灾难来临时,有一种力量会把它遮掩的严严实实的,或者给一个错误的讯号误导着人类,让人类的防范能力减弱,这就是地震通常都发生在夜深时分的原因之一吧。地震、海啸、火山爆发与其说是自然灾害莫若说是自然的清理手术。

  当自然感觉负荷过重,压力大的时候,它会用它的方式来清理它的内存。那些方式表现出来的也许就是我们所说的自然灾难、战争、瘟疫。如果这些方式仍然让它不能快速的清理,或许它会以更迅猛的方式比如行星撞击,这种方式产生的结果往往就是灭绝一个或多个物种。

  自然是培育出我们的一种力量,我们对于自然来说只是流水线上的一个成品罢了,我们的去处在来前已经做好了标识,“先注死,后注生,三百年前订姻缘。”“73、84阎王不请自己去。”写到此又想起林清玄参禅的文章。他在文章里提到死的话题。他说:死不是瞬间发生的,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医学证明人身上的细胞每隔七年就要全部重新换过一次。也就是说七年前的那个自己已经死掉了。出息之间曰生曰死,一口气不来,是死!死并可怕,可怕的是永远不死!希腊有神话故事,太阳神爱上了一个民间女子,应允她只要她手里有灰尘她就永远不死。她果然一直都没有死,很多年过去以后,她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看着挂在一个袋子里缩成很小一团的她问:你想要什么?她说:我想要死!

  生死事大,大事已经都是命控他手,其他的一样也尽在它的掌握之中。

  面对自然,我唯有臣服!顺从它跟随它,依着它给我的轨迹,向前移动。


                     2005年12月5日
                      星期一晚上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